M君距离ddl还有__天

卫all,非常非常杂食,不定期更想更的粮,老年话唠一枚比较随意欢迎勾搭

如果把小庄的发带换成花环

(画着画着就成了小清新了啊摔!
PS.肤色选的太浅了,可以调亮手机

卫庄的绕指柔(…?)
混更
一直画不好手,顺便做个练习

鬼谷子今日不在家
卫庄神秘兮兮地拉着盖聂道“师哥你知道吗,老师打坐的蒲团下有秘籍”
盖聂将信将疑地翻开蒲团,空空如也,他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扑在蒲团上
“小……小庄?”
“嘘……不要乱动噢,师哥…小心擦枪走火。”

今天的鬼谷是粉红色的

(粮荒想吃清蒸肉求太太们多多产粮嘤嘤嘤

这里丝锅和小庄祝大家端午安康啦~
要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噢~

当卫庄在钓鱼时,卫庄在想什么

卫庄:老子一鲨齿能劈死十斤
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不师哥在旁边要冷静
(啊被卫庄钓鱼戳中萌点无法自拔

宽肩窄腰模特组

天九里亦敌亦友的状态很微妙,可以说两人的对手戏都有挖掘出了各自角色的另一面

两人对比起来也很有意思,他们都是自己那方的骨干(打戏担当),又都有一根触动不得的软肋,不同的是少年卫庄依然意气风发,暗自相信以流沙之力可以转动天下大局,而墨鸦早就意识到这动乱时代里生命的轻贱,他这样的猎鹰就更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翅膀

弄玉入将军府,白凤从紫兰轩偷走古琴,姬无夜心生怀疑,局势开始有变。如果墨鸦真的决心背叛,加入流沙,卫庄他们未尝不想收墨鸦入队

但墨鸦不会,他会是肩住黑暗闸门的那个人,然后告诉你飞高一点,再高一点,连他那份一起。

卫庄会从黑暗里鲜血淋漓地挣脱出来。
而墨鸦是准备与黑暗同归于尽的那一个。

一波庄吹(可能是一辆假车:
沐浴完毕,卫庄从沐桶中站起身,水自他贴在颀长脖颈上的湿发里汩汩流下。他的肩背很宽,但却并不显臃肿,一对漂亮的蝴蝶骨被包裹在紧实的肌肉下,整个背呈现精致的三角状,正是让紫兰轩的少女们心旌动摇的所谓“流氓直角肩”。水珠沿着他脊背间那道深深的沟壑滑动,从蝶骨间滚向耻骨,最终消失在丘壑里。
卫庄穿好贴身的中衣,一道丝绦系在腰里,窄腰那富有肌肉感的线条在月白色的中衣下隐现。
水汽间氤氲的龙涎香气,霸道而危险。
他侧过头,发梢的水滴钻进半敞的衣襟里,可以窥见锁骨处的皮肤微微泛红,
“哼…还没看够么。去榻上等我。”

#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一秒就让我站卫我#